總瀏覽量

2017年8月20日

淫人妻女者,妻女被人淫

美國真正的可怕的地方在哪兒(六)

古今中外,任何一個讀書人、知識分子、右派、腦袋中、屎眼中都會有一個「國師夢」,幻想自己有一天做到諸葛亮,Kingmaker,協助王帝指點江山。

週五,就在傳出班農辭職的同一天,華爾街狼王Carl Icahn也宣佈,將退出特朗普總統特別顧問的職務。辭職的目的是避免因為他的職務引起黨派爭吵。克林頓執政時任美國71屆財長的經濟學家Larry Summers甚至發出這樣的呼籲:所有企業CEO都應該退出特朗普的顧問委員會,為特朗普謀劃愧對子孫。

「所有人都應該為做侵侵言行的同謀而羞恥。有時我會好奇,他們要怎樣面對子女。」

班農倒底想幹什麽?這班友倒底又想幹什麽?

淫人妻女者,妻女被人淫,今年美國民粹極大化,撼動力量之大,恐怕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不論是對政壇生態的衝擊,或者對金融市場的影響,侵侵都是第一人。自特朗普上臺以來,美國媒體不斷強調班農的強大地位,《時代週刊》稱其為白宮的「大旗手」,《New York Times》甚至還稱之為「班農總統」。

下場和劉少奇一樣,功高蓋主。

美國已經走向全國人民、甚至全球的對立面,它用歐洲、亞洲的動盪,造就了自己金融的非理性繁榮,在加劇全球其它地方的危險動盪的同時,也給美國自身的落幕埋下了伏筆。

具體來說,白宮有三大勢力:

以美國財長Steven Mnuchin、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Gary Cohn為代表的華爾街派系;以班農為代表的激進極右貿易保護主義者;由特朗普的女兒Ivanka及其女婿Kushner組成的皇馬褂圈子,他們對總統的影響舉足輕重。呢班自己友並不中立,他們從一開始就不喜歡被視作極右翼分子的班農。從他們黐理AB安邦保險就知。

貿易政策正是各方鬥爭最激烈的戰場。Kushner夫婦、MnuchinCohn都是溫和主義者,不希望與中國直接開打貿易戰。

班農卻認為與中國的貿易戰意味著一切。在採訪中還主動爆出白宮內部不和,說「我每天都在面對各種各樣的鬥爭」,「我們還在鬥,包括和財政部還有白宮經濟顧問Gary Cohn。」

毛主席多次說:我喜歡右派,右派講真話。

作為幫助特朗普贏得大選的功臣,班農早就表露了強烈的極右保守主義傾向,曾自稱「經濟民族主義者」、鼓吹America First,反對全球化和自由貿易。這些也是特朗普從競選以來標榜的立場。特朗普上任後放出的第一招「禁穆令」就出自班農之手。

過往,美國一手印錢、一手借債,印鈔票能賺錢,借債也能賺錢。以錢生錢,金融經濟比實體經濟賺錢來得痛快多了。但很多最棘手的政府問題,如移民或稅收改革,基建,涉及數十個機構,以及眾多議員和說客。必須說服他們同意合作才行。

利用美元做信用背書,讓其它國家去購買美國國債。於是這些發行的國債又讓輸出去的美元重新回到了美國。回到美國的美元,再進入美國的三大市場:期貨市場、國債市場和證券市場。然後再以資本的形式向海外輸出,從而操控世界其它國家的各種產業,這樣循環往復地生利,美國變成一個坐享其成的人渣。

現在,中國按300-400億美元每月的速度在拋售,卡塔爾、沙地到俄羅斯,這些國家一直在拋售其手中持有的美元資產。沙地美元外匯儲備已經拋售的只剩下800億美元了,拋售美元債務的國家都是極之聰明的,一旦世界將對美元完全失去信心,各國紛紛跟著拋售,那麼美元就將……

最近,蘋果的一些工廠將會回遷到美國,例如台灣的富士康,而且日本首富軟銀的孫正義承諾在美投資500億美元,這都說明有些資本有了回流美國的傾向。之前,侵浸和馬雲會面,也談起了一樁生意,席間馬雲承諾未來為美國提供100萬個就業機會。





開弓沒有回頭箭。現在美股已經處於最近幾年的高位上,在這個高位的關鍵點上,美國還在繼吸引國際資本,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標普500MSCI歐洲指數、MSCI除日本以外的亞太指數今年都沒有出現幅度較大的回落,也就是說,在一年內沒有出現一次至少5%的回跌,這種情況少說也是三十年來都未曾見過的。標普500指數今年累計升了14%,最大跌幅只有2.8%

細細回憶會發現,上一次所有這三大股指一年間沒有出現5%的回跌,這事還是在將近四分之一的世紀之前,那是1993年。當年,三大指數均大幅上升。

上一次美股發生幅度5%及以上的下跌,還要追溯到去年6月英國退歐公投之後。自那時至今,標普500指數已連續267天都沒出現5%的回跌,創下了1996年來的奇觀。如果今年剩餘時間,標普500指數仍保持這種狀態,那麼,今年將是過去60年中市場跌幅第二小的一個日曆年。歷史記錄是1995年,當年指數僅下跌2.5%,當年升了34%。在過去60年中,標普500指數只有5年回調幅度低於5%

詭異的平靜,為何如此穩定?當然,歷史告訴我們,這種古井無波的平靜狀態並不會一直持續下去。

真正的Kingmaker只有一個,叫「信星鞋業」Kingmaker Footwear,可惜的是,主席、行政總裁2016年不幸在越南遭一名中國員工斬死。

那麽假的Kingmaker下場又如何?


2017年8月19日

美國真正的可怕的地方在哪兒(五)?

治國為什麼不能像管理公司?

在過去一個世紀裡,幾乎每一位總統,Calvin Coolidge (1923-1929)到奧巴馬(2009 - 2017),都不同程度地提出過這個理論。

這一次不同,侵侵領導的內閣可能包括三名億萬富翁、五名前CEO和商界成就最高的一班領袖。呢班友曾經活得安逸舒適,現在卻要被當成小白鼠,推進一座打敗了之前很多實驗物件的迷宮,剛剛,連Carl Ichan這個超級老狐狸都跳船,退出侵侵特別顧問的職務。

猶太人是最懂金融的民族。作為猶太資本集團代言人的侵侵,還沒有上台就已經費盡心思想要搬開在華爾街班友,要和支那打貿易戰、金融戰。從內閣提名名單,已經可以看出主政的風格:重商思維、強硬外交、保護主義,將是三大主軸。

國務卿Rex W. TillersonExxon Mobil CEO、商務部長Wilbur Ross是投資大亨、財政部長Steven Mnuchin來自高盛、環保署長Scott Pruitt不相信氣候變遷及全球暖化理論、勞工部長Andrew Puzder)反對提高最低工資和加班費、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負責人Peter Navarro著有《致命中國》一書,剛剛拜拜的Steven Bannon是極右派,三K黨,鼓吹民粹主義、民族主義、種族主義和排外。

入過實驗室,按過緊急掣的所有人都可以證明,做實驗是麻撚煩, 而在這件事上,很多方面都將取決於那班可憐的億萬富翁的機智。

管理一個機構和管理一家公司是非常非常的不同, 首要的挑戰之一,就是在聯邦條例不允許使用資本主義的很多工具,如開除行為不端的員工和獎勵表現卓越的員工時。在政府裡,你的董事會就是國會裡的那535條友,他們中有一半想看到你仆街。

一直以來的一個問題是,商界會因為CEO高度關注一個目標,實現利潤最大化而獎賞他們,但政府追求的卻恰恰相反,用激嬲最少的人的方式取悅更多的人。
而且,在商界競爭通常是好事,但在政府內部,就像過去十年裡的黨派紛爭所表明的那樣,競爭通常更具腐蝕性。

特朗普上臺,對支那是大好事。

作為一個商人,特朗普以賺錢為目標,希望和所有能做Deal的國家做Deal。他流露出的想緩和俄羅斯的關係、撕毀和伊朗的核協議等皆是出於這個目的。


他認為:1991年蘇聯解體後,美國誤判國際大勢,在全球大戰略上,犯了一系列錯誤,包括發動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看不到勝利的希望,戰死7000多士兵,重傷50,000多士兵,花費了4萬億到8萬億美元的軍費,本想用美國式民主重建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阿富汗等國,結果把這些國家幾乎變成人間地獄,導致美國國內經濟、政治、社會困難,在國際導致美國聲威大減,大大降低了美國的國力。

蘇聯解體時,美國本來保證北約不東擴,但後來自食其言,大舉東擴,直到鼓動烏克蘭反俄,導致普京忍無可忍,武力奪取克里米亞,使美國和俄國關係大為惡化,降至冷戰結束以來最低水準。

侵侵在競選過程中,對小布殊和奧巴馬犯下的這些嚴重錯誤,一直猛烈抨擊,為此贏得了美國朝野有識之士的讚賞和追隨。他認為:二十五年來美國在國際上的戰略困境,表現在:在亞洲,印度、巴基斯坦、北韓都在擴大核武庫,中國在周邊水域挑戰現狀。

阿拉伯世界陷入動亂,主要因為美國在伊拉克和利比亞搞政權更迭,並想在敘利亞幹同樣的事,伊斯蘭國趁機在大亂中脫穎而起。美國主導的巴以和平陷於失敗,建立巴以兩個國家的前景比任何時候都遙遠。

上述這些嚴重失誤,歸咎於民主共和兩黨過去二十五年來所奉行的「自由主義霸權大戰略」,希拉莉公開堅持這個錯誤的大戰略,而特朗普明確反對。

中國是美國維持世界霸權的主要威脅。特朗普要加大阻遏中國的力度。什麼牌都可以打,包括打台灣牌。
他是個領袖人才,生意人,有遠見卓識。布殊打伊拉克,特朗普當時就反對。奧巴馬滅掉利比亞,搞亂敘利亞,特朗普當時就反對。特朗普不會講大話、假話、空話。不是不想說,是根本就沒學會。

當然,美國還是有巨大的實力做支撐的,即使他有一天被政治暗殺,這種實力仍然體現在世界產業鏈,包括:市場、科技、品牌、生產等等,英國FT曾這樣形容中國與美國的關係:中國人就像全職主婦一樣,勤勤懇懇,而美國就是個什麽事也不幹的、只懂得享受的人渣。

全球規模最大對沖基金Bridgewater創辦人Ray Dalio會指出,侵侵試圖讓目前的反商情緒,轉為重商主義。Dalio說,當下的氣氛把會賺錢的商人視為人渣,限縮他們的權力,特朗普政府希望把這些人變英雄,給予更大的權力。 美國最近很多其它的事件,3K黨、新納粹、極右派,過去這半年突然走了相反的方向。

這個最中意,因為越亂越好,越多揾錢機會,做人渣有什麽不好?例如那個姓猿,叫什麽割強的。



2017年8月17日

誰會在意妳多瘦、多奀、多高、多黑、多醜?

馬雲曾經有一段視頻在網上瘋傳,1996年,這個又矮、又瘦、又奀、又黑、又醜的年輕人騎著單車,逐家逐戶推銷自己的黃頁,大部分人,甚至連門都唔開。鏡頭記錄下了他曾經所有的窘迫與無奈,也見證了他許下的誓言,他說:「再過幾年,北京就不會這麼對我,再過幾年你們都會知道我是幹什麼的。」

越是沒本事的人,自尊心越強,越是初出茅廬的大學生,自尊心越是強烈。雖然他們表面上看起來對你畢恭畢敬很聽話的樣子,但實際做起事情來便廢到你難以置信。

所以別讓你所謂的自尊心,斷送了你的前程。

現今,我們生活在一個沒有野心也不會餓死的社會。越來越多的人相信,即使冇有錢,仍然可以很好地度過這一生。如今的年輕人,對於具體描繪自己的未來藍圖極度缺乏想像力。如果只想過最低限度的生活,這個社會還是能滿足你的。一旦你接觸了更好的生活,接近了更好的自己,你會發現原來自己想要的更多更好。二十幾歲的拼搏結果會反映到三十幾歲的人生,三十幾歲的努力和四十幾歲時的充實感是成正比的。

Margaret Zhang的穿衣風格自由,儘管沒有18的身材,同樣能將大牌服裝駕馭得遊刃有餘,幾件看起來普通的衣服,在她的精心搭配下,不少女仔想模仿都模仿不來,這應該和經年的積累和努力換來的自信有關。

在持續不斷地努力下,開Blog後不到兩年,就被受邀到New York Fashion Week頭排看騷,那時她才剛上大學。她家裡有錢吧?不然那有錢飛來飛去看騷?

真正的自信有時和錢並不相關,它能建立在聰明的頭腦之上,自信者能創造奇跡。其實,她家境並不富裕,更不是什麼名媛,最早去紐約時裝周的費用還是學校商學院贊助的。她就把時尚這個副業申請了學校的創業基金,然後成功拿到贊助的錢去了New York


而之所以這次贊助能申請下來,是她的觀點征服了學校的老師:因為在澳洲沒幾個Fashion Blogger,這是個相當空白的領域,她把這看做一個絕好的機會。學校把Margaret看做一名進軍時尚領域的創業企業家,教授們也很好奇這個華裔女孩會做出什麼樣的成績。不得不佩服這位90後的頭腦,以及認准了就大膽去嘗試的魄力。

她也不會為金錢忘掉初心,博客就是例子。她和老占一樣,經營博客不為吸粉賺錢,更像是打造一個展示個人品牌的平臺。她會分享與最新品牌的合作,比如擔任CK的客座攝影師,或是擔任BazaarELLE的創意顧問,或是跟LV GucciL'OREAL Nike的合作等等。

比起成為一個Blogger,她更喜歡成為攝影師和記者,不要刻意去成為博主,Margaret表示 寫博客不是一場金錢遊戲。她的博客上,完全沒有提供廣告商購買廣告空間的機會,它不是為商業而生,自始至終,它代表的都是我本人,只不過,之後的發展卻是出乎她的意料。充滿個性的態度和工作方式,讓這個年僅24歲的姑娘俘獲近百萬粉絲,隨便一張街拍在IG上的點贊數就近萬。憑著一張普通卻有辨識度的華裔臉孔,加上獨特的品味,成了時尚界的寵兒。頻頻登上《L’officiel》《Elle》等各大時尚雜誌的封面。

Shine By Three挖掘和發展出作家、模特、攝影師及造型師,也吸引IG團隊向她伸出橄欖枝,登上澳洲《時尚亞洲》節目,參加《Fashion Bloggers》的真人秀,奠定了澳洲最受歡迎時尚博主的頂端地位,被Business Of Fashion評選為時尚行業年度500強,入選理由是她有天才的商業頭腦。

當之無愧。

名氣越來越大,Clinique, Nike, Swarovski......紛紛求合作,求贊助,源源不斷的大牌服裝寄到她家裡,堆滿衣櫃。因為不忘初心,尋夢的事蹟,MargaretClinique選中為全球計畫代言人,成為許多青少年的偶像。

即使面對前無古人,用手機拍攝時尚雜誌封面,她也完全有氣場可以撐住。


人和人之間確實存在巨大差距,這些差距是有原因的。當然,年輕的時候的妳,也只知道坐經濟艙,只從經濟艙的入口登過機。有時經濟艙的座位比較靠前,只有從隔簾的縫隙裡才能略偷窺商務艙的情形。

開始乘坐商務艙以後,因為要從飛機的前方入口登機,所以只有穿過前面的頭等艙才能抵達商務艙的位置。這麼一來,就見識到了原來還有這樣一個更高級的世界。於是,開始期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坐坐頭等艙。一輩子隻乘坐經濟艙的人絕對沒機會見識到頭等艙,但只要乘坐一次商務艙,哪怕不情願也會親眼看到頭等艙的世界。

人的生活方式也是一樣,不努力追求更高的目標,就無法見識更廣闊的世界,Margaret只是做自己,自信是最珍貴的奢侈品。

當妳披上自信的外衣,誰會在意妳多瘦、多奀、多高、多黑、醜?有態度,持續努力,才能成就最獨一無二的美麗。





2017年8月16日

又瘦、又奀、又黑,最受歡迎Fashion Blogger?

Elle》澳洲版6月的封面,是個24歲華裔女孩,冇波冇籮黃黃黑黑瘦瘦奀奀,又土又矮又醜又單眼皮,身高不超16,小鼻子、綠豆眼、皮膚黝黃,談不上美,甚至有點醜,令人驚訝的是,這張封面只是用一部iPhone手機拍攝的。

寒酸到咁,咁都得?妳都得啦。

她被知名時尚媒體《BoF》評為時尚行業年度500強,在IG上擁有近百萬粉絲,還因此登上過CCTV,而且仲係澳洲最受歡迎  Fashion Blogger

再看看姑娘的履歷,老家是東北的。父母是普通的工人階層,從農村出來,1992年因為父親工作原因,一家人來到澳洲。Margaret一家,爸爸是老師,媽媽是醫生,還有個兄弟。

時尚圈看樣、看腿、看出身、看身材、看妳是否Blue Blood,十分挑剔,卻被這樣一個亞裔小姑娘征服了,憑什麼?其實N年以前,她可以說是和Fashion一點也冇關係的姑娘,唯一有關係的是,父母給她報培訓班學了幾年芭蕾舞。姑娘叫  Margaret Zhang,中文名章凝。

24歲年紀輕輕,已經在歐美時尚圈混得風生水起了。每天往返於世界各地參加各類時尚周和品牌活動,還身兼作家、Creative Director、攝影師、Model、時尚總監數職。妳得唔得丫?

Margaret在澳洲土生土長,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但從小就比人歧視,走在街上,就有人把啤酒吐在她身上:「返中國啦,支那人!」因為被人看不起,她會反擊,屌番D死白鬼轉頭。


Margaret和爸媽很想她做點成就出來。但除了當一名芭蕾舞演員,能做點什麼呢?16歲那年她剛上高中,就開始思考未來的方向和道路:她發現芭蕾舞演員這個夢想好像不太切實際,你必須犧牲所有時間去做這件事,但在澳洲芭蕾舞職業發展又很窄。Margaret喜歡芭蕾舞演員衣服上層層疊疊的波浪,以及演員們在舞臺上留下的剪影,「何不研究這些?」於是她開始琢磨攝影和時裝有關的東西。

平時一有時間,就會把喜歡的攝影大師的作品保存下來,放到老豆的電腦上。積聚了兩年後,電腦Hard Disk被圖片塞滿,老豆抗議了,要求Margaret把這些圖片都刪掉。

Margaret在家裡這些都是辛辛苦苦收集來的創意靈感,怎捨得刪掉,於是她想到一個法子,把這些照片都轉移到博客上,於是Shine By Three誕生了。

高中階段特別無聊,她不想光陰虛度,就搞起博客來。那時候,除了上傳搜來的大師作品外,Margaret還會找來新的Fashion Show圖片。父母以為她是三分鐘熱度,沒想到她比時尚雜誌編輯更新得都勤力,一天一篇,後來她談起Model,設計大師,攝影大師是如數家珍。她最喜愛的女神是K毛,大師則最喜歡McQueen。看多了心也癢癢,屎忽痕痕,一有空就拿著相機跑到家旁邊的空地上擺Pose,指揮弟弟或者小姐妹給她拍照,然後上傳到博客上去。當時的Margaret瘦、奀、黑、加上個子矮小,自導自演地拍照片,像個路人甲民工。

她向攝影大師的作品學習,看很多大師的傳記,漸漸地她開始明白:真正的自信是可以建立在努力之上的。她開始認真做筆記,分析大師作品的構圖,用色,光線,拿著相機可以呆很久。每次都能學會一個新的攝影技巧,慢慢地,她的攝影水準真心提高了不少,連高難度的雙重曝光也學會了。



但模仿還遠遠不夠,如果沒有個性,又何來自信?她不會用化妝品美白,因為照顧皮膚對她來說很重要。父母都來自農村,老爸皮膚很黑,她不覺得有什麼不好。

因為博文上分享的觀點新鮮有趣,人仔又挺特別,穿搭也漸漸似模似樣起來,所以不久就吸引了一些粉絲,有品牌找她談合作,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她就紅了,竟然有時裝周邀請她去看秀。

不過很快高中就結束了,即將面臨大學專業選擇。起先她也想過學服裝設計類的專業,但父母不答應。那些只能當當愛好。和很多華裔孩子一樣,在父母的壓力之下,Margaret選擇了悉尼大學的商業與法律專業,但是內心真正喜歡的東西她也沒放下,她不想壓抑天性。

父母看女兒既然已經選擇了專業,對她的愛好也沒有多加干涉。只是老母看到女兒的某些照片時,會生氣:別穿Bikini,太暴露了!但她想做出點成就,讓父母自豪,她相信我可以做到這點,繼續勤勞地更新微博,還開通了IG。發佈經過篩選、精心拍攝的照片,分享她的攝影和穿搭作品。


因為專業和敬業,她俘獲了大批粉絲。更重要的是,近兩年的摸索,漸漸形成自己的風格 ----「型」。在開博後不到兩年,她就被受邀到New York頭排看秀,那時她才剛上大學。(未完)


2017年8月15日

別再假裝妳很有錢了(二)

當下有一個很可怕的現象,就是全民富二代。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這句話放在過去的確是成立的,現在不適用。有錢人的孩子當富二代養,窮人的孩子也當富二代養,假扮中產的更是,全民富二代,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有不少父母,不顧家庭資源稟賦差異,百般努力,傾盡所有,讓孩子享受最好的生活條件。

2007年到2017年這10年期間,美國精英階層這一群人的消費習慣發生了顯著的變化,花費在物質上的錢明顯減少,那麼,精英階層們把錢都花去哪兒了?在那些你看不見的地方,比方說教育。

Richard Reeves今年6月在《紐約時報》上發表文章Stop Pretending You’re Not Rich,講美國階層固化的嚴重性,現在,一些條件並不寬裕的家庭,覺得虧欠了孩子,擔心孩子被別人家孩子比下去,自卑,反而更加嬌慣、寵溺孩子。大多數的孩子都過著一種極其享樂的生活,兩歲用iPhone,熱了有冷氣,冷了有暖氣,人人都有新衣服穿。

父母再苦再累,也捨不得孩子吃苦受罪。當父母恨不得把全世界所有的好東西和所有的愛都給孩子時,卻忘了告訴孩子一件事:生活的艱辛,是難以想像的。

父母的呵護,對於孩子們來說,無疑是一味毒藥。孩子們心安理得享受著一切,根本不知道知足,不知道感恩,不知道體貼,不知道生活的不容易。相反,還滋生了很多虛榮、懶惰、不學無術的壞毛病。給孩子再好的教育,都不如讓他親自去感受一下,成人世界的不容易。

美國精英階層自1996年起,前1%家庭的教育開銷增加了3.5倍,而普通中產沒有變化。美國私立小學的平均學費是10,000美金左右一年,私立高中是15,000美金左右一年,絕對高過當季Prada, Dior。教育投入顯然不屬於炫耀性消費,甚至不是物質層面上的消費。它是無形的,長期的,但也是最昂貴的,普通中產無法支付的。

法國社會學家Pierre Bourdieu 1986年在《Forms of Capital》中提出了文化資本(cultural capital)的概念。文化資本是一種通過教育洗禮,歷練而成的個人優勢,與生活品味息息相關。建設文化資本就是美國精英階層們鞏固地位。

「假扮有錢」「炫耀」已經無法讓他們有安全感,於是他們停止了普通中產的炫耀性消費行為,轉而通過文化資本建設,在自己以及下一代周圍構築起一座堅實的壁壘,將他們與其他人徹底隔離開來。

這種隔離非常微妙,是是否有閱讀知名財經博客、雜誌的區別,是去超市購買基因改造食品還是Organic蔬果的區別,是有無定期去健身房習慣的區別。

兩個人或許穿著打扮不相上下,甚至普通中產會看起來更加富貴,然而一開口說話,一暴露自己的生活習慣,階層之分高下立判。

在美國,訂閱《The Economist》等知名雜誌,一年只需要幾百美元,這不是一筆大的開銷,但這是一種意識,也是一個標誌,你是什麼樣的人,有怎樣的教育背景與個人素質,決定了你會關注什麼樣的社會問題。

「假扮中產」的人群的一幅典型的畫像。既要事業有成,又要家庭完滿,最好腹部還有幾條人魚線馬甲線;充滿活力的一群人,懂紅酒Whisky、具有創意、知道亞洲最TopSpa在哪裏,追求具有品質和格調。

和上一代「只要工作不要命」不同,精英階層追求的是「我要賺得比你多,還要比你更健康」。精英階層還有一個很大的特點,他們不太管別人怎麼看自己了。即便買奢侈品也是買那種logo很小的,別人看不太到的。購買原因也是因為和品牌價值觀比較符合,更多地關注內心的感受,而不是別人外在的感受。

這幾年,不少廢柴在這波房地產熱潮中賺得滿盆滿。她們中有很多之前沒讀過什麼書,或者家庭條件原本非常普通。財富突如其來,大部分人花重金購置碼頭,把自己打扮成名媛貴婦的樣子,好像從此變為了人上人。但她們真的實現階層攀升了嗎?

我聽說有一個,把所有賺來的錢花在了去英國留學上。在我看來,她是她們中最有可能真正實現階層攀升的一個,因為她領悟到了階層與階層之間,根本的差距是什麼。

香港和美國國情完全不同,但美國精英階層們的消費行為依舊可以給我們帶來一些啟示,至少它讓我們看到,真正的有錢人在做什麼,把錢花在什麼地方可以讓財富保值甚至增值。這沒有什麼不對,但妳要知道,妳與妳想要成為的那種人,相差的,真的不是幾隻Daytona,幾對Jimmy C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