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1月23日

很感恩,和你夫妻一場

老公: 轉眼已是一年。去年今天,下午三點半,醫生從搶救室裡出來,說你走了。我頭重腳輕地沖進去,你平靜地躺著,手還溫熱,只是身上所有的管子都拔掉了。

我很後悔當時沒有仔細看看你,以致現在都不太能想起你最後的樣子。那時候我好像迷糊了,總覺得這是場夢,是個幻覺,是全世界跟我開的一個大玩笑。怎麼能想像啊,兩天前還走路帶風朗聲大笑的你,居然說走就走了。

永遠不回來。永遠。

今天下午我去給你掃墓了。

墓碑很涼,你的名字清晰如昨。我坐在墓前的水泥地上,絮絮叨叨跟你說了很久。就像過去我們坐在梳化上閒聊那樣,只是我有來言,你沒去語。我說了那麼多那麼久,你也沒給我一點點回應。不過沒關係。哪怕你只是一個冰涼的墓碑,我也願意多跟你待一會兒。

今天我表現不錯,一直都忍著沒哭。直到臨走時,我站起身說老公,我要回家了。話一出口,我淚如雨下。

我終究還是要一個人回家,一個人過日子,一個人艱難前行,一個人熬漫漫時光。你不會再陪我。其實,你剛走時我特別怪你。

我那麼愛你,兒子那麼小,爸爸媽媽那麼需要你,而你居然那麼狠心,把我們所有人都扔下,轉身就走了。

你走多簡單,我可怎麼辦?我好好的日子,忽然就天翻地覆一片混沌。全亂了。那幾天,家裡每一寸空氣都是黑色的,每一個桌椅床角都帶著沉沉的悲慟。

我晚上整夜痛哭。循環往復。

生活艱難,我都能扛。沒問題。無非就是累點、難點、苦點、窮點,打不垮我。我受不住的是精神信仰的倒塌。這些年,我越來越死心塌地地愛你依戀你,也越來越相信我們會一輩子在一起。你忽然走掉,讓我瞬間失重,一切節奏都被打亂,一切規劃都被推翻。我像當頭挨了一百棒,眩暈,疼痛,不知所措。

我到現在都想不通,一個活生生的人,怎麼就沒了。原以為生離死別都是傳說,哪想到突然就來了。

原以為我們會天長地久一起走,哪想到轉眼就到了頭。原來世事真的無常,天知道身邊人會陪你到什麼時候。

你走後這一年,別人都以為我挺過來了。可是誰又知道,我沒有一天不悲傷,沒有一天不想念。

你曾經存在的位置,變成了我生命裡一個巨大的黑洞,我拼命填也填不上。那裡面翻滾四溢的悲痛,不斷不斷地淹沒我。

我終於知道了什麼叫活受罪。走了的人不可追,活著的人活受罪。


我花了二十幾年才在茫茫人海中認定你,實在不知道未來還會不會有那麼好的運氣,再遇到另一個人,如你一般寵溺我,呵護我,給我遮風雨,讓我無憂慮,以一個男人最大的誠意,把能給的都給我。

這世上再不會有第二個你。

可是你在的時候,我都沒想過要珍惜眼前人。

我常常在心裡偷偷給你道歉,說你回來吧,我一定好好愛你,照顧你,把好吃的都給你,買最好看的衣服給你,再也不跟你吵架冷戰……

可是,你無可替代,卻不再回來。有時想想,我們這場相逢,真像是做了一場美夢。雖然夢醒人散,狼藉一片,但我從未後悔。

老公,很高興能和你夫妻一場。你曾給我的,我一世不忘。


我將努力幸福,不負你曾愛我至深。更盼你幸福,無論置身何處。


2018年1月22日

Disruptive Series 5 ---- 盲公陳做不到的,交給費城Spark


90年代,剛創業的時候,不問蒼天問鬼神,朋友推薦我睇盲公陳,推薦的朋友也剛好是姓陳,比利時華僑,我問「開眼陳」你如何認識「盲公陳」?「是這樣的,我們兩個老陳在比利時及法國都有物業,大家是鄰居。」當年我很好奇,盲眼又點樣睇樓呢?唔通真係開咗天眼通?

去年10月,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諮詢委員會的16名專家一致宣佈支持一項眼部基因療法。這一基因療法名為Luxturna,是Spark Therapeutics公司旗下罕見眼科疾病療法。

簡單來說,就是盲咗都可以開眼。不過,打一針要100萬,是美金。真係「盲公陳」都可以變「開眼陳」。


Spark Therapeutics是一家位於費城,致力於基因治療遺傳疾病的生物科技醫藥創新公司,專注於遺傳性視網膜營養不良、血液系統疾病和神經退行性疾病。所謂十年磨一劍,Spark創辦之前,團隊在費城兒童醫院已經進行了20年的研究。

2015105日,Spark公開了對一種致盲性罕見遺傳病的基因治療臨床後期試驗研究的正性結果之後,實驗性基因治療幫助改善了患者的視力,使得把它變成為美國第一個批准上市的基因治療藥物又向前推進了一步,股票暴升了50%

到去年底,Spark宣稱眼病基因治療藥物SPK-RPE65臨床III期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顯示了功能性視力的改善。參與該研究的一位研究人員在Spark Therapeutics公司的一份聲明中說到,科學家們看到了「朝著完全失明狀況發展的患者的視力得到了實質性恢復」。

新藥開發有三大困難,分別是研發花費高,時間消耗長,失敗機率高,這3高問題一直困擾生物科技醫藥行業,新藥要花12年,3-10億美金,非癌症藥物成功機率約11.9%,癌症藥物成功機率約5.1%。新藥開發從科學轉換到商業本來就不容易,是個高風險的商業模式,高風險當然高回報,現在Spark已成為基因治療領域的佼佼者。

FDA將在2018112日之前決定是否批准Luxturna在美國上市。因為FDA一般都會聽從該委員會的意見,所以Luxturna將很可能被批准。如果過關,Luxturna將成為美國第一個被批准的直接「矯正」患者自身基因的基因療法,這將成為醫療行業一個里程碑式的時刻。

以前,FDA對審批新藥,尤其是基因治療的新藥非常保守,又要開聽証會,又要你有足夠數量的臨床測試。新藥的誕生,從藥物篩選,臨床前實驗,人體臨床實驗,上市銷售,要花約十年時間,成本約8-10億美金,中間只要任何一個環節失敗,都前功盡棄,我認為,兩三年前Sarepta Therapeutics公司的先例可以作為FDA對基因治療藥品的審批的参考案例,從而了解投資這類股份的背景。

大家都對幾年前Ice Bucket Challenge印象深刻,冰桶挑戰是一項於社群網路上發起的籌款活動,意在引起人們對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LS)患者的注意。參與者要將一桶冰水從自己頭上倒下,並將過程拍成影片上傳至社群網路。

2016年九月,美國FDA批准了Sarepta Therapeutics公司的新藥 Exondys 51 (eteplirsen) 注射液,用於治療ALS肌肉退化和萎縮患者。這也是首個經FDA批准用於治療該疾病的新藥。但是即使FDA批咗,股價都可以好Chok,由US$28蚊,可以炒到上US$63蚊腰斬一半,近期才上番$56蚊,心血少啲都嚇到萎縮。

生物科技醫藥產業,其實算是古老的產業,一直被歐美公司霸佔,核心的醫藥研究製藥和高級知識產權都被歐美國家緊緊掌握。我們看看全球頂尖的藥廠,如德國拜耳(Bayer) 、默克(Merck) 、瑞士的羅氏(Roche),諾華(Novartis),英國的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 葛蘭素史克(GSK) 、美國的雅培(Abbott) 、輝瑞(Pfizer) 、日本武田(Takeda) 。這些公司都集中在歐美日,因為公司發展早,長時間技術累積形成一個很大的障礙,後面想進入的國家都非常困難。

拜耳成立有154年,羅氏121年,諾華130年,雅培129年,默克350年,莊生131年,輝瑞168年,日本武田230年,幾乎間間都是人瑞企業。

醫藥產業不像科技業,一旦有新科技,所有國家都可以站在一個平行線競爭,我們看看Spark Therapeutics,成立於201310月,時間其實很短,也才4年的小朋友,跟那些動輒成立百年的醫藥公司,是蚊脾。Spark Therapeutics (ONCE) 2015登陸納斯達克,發行價23美元,經過3年,在201711月股價已經上升三倍,達到72美元一股。


一顆新藥從候選藥物篩選,需要1-2年,動物毒理藥理實驗,2-4年,人體臨床實驗,從Phase1Phase2Phase3約需要4-8年,新藥查驗登記需要1-2年,藥品上市到專利過期約5-10年,整個新藥研發時間約耗上12年。可以說是非常長。

整體來說,,非癌症藥物成功機率約11.9%,癌症藥物成功機率約5.1%,其中,臨床 Phase2Phase3,成功率最低。因為臨床規模愈大,經費就愈高。新藥公司不是大好就是大壞,而其中只有少數新藥公司能成為最後的贏家。

美國進入老人時代,醫療產業在美國漸趨重要。醫藥佔消費比重從200013.5%提升到201716.7%2016FDA批准的新藥僅22款,但2017年至今核准了33款,新藥數量大增帶動了生物科技醫藥創新股的想像空間,生產抗癌藥的Celgene,市值790億美元;C肝的AppVie,市值1500億美元,去年營收收入各自成長188%,股價升了24%50%

有此前車可鑑,我是極看好Spark,因為全球有幾百隻生物科技醫藥股份類別,要精挑細選40-60隻出來投,仲要有「基因療法」的賣點,選擇少之又少,唔駛「天眼通」、唔駛「盲公陳」,我都可以告訴你,完全毋須Dialogue in the Dark




為什麽30 under 30榜上沒有你?


2011年起,《Forbes》雜誌就推出了Forbes 30 Under 30,像Facebook創始人小馬、Snap創始人Evan Spielgel這些年紀輕輕就執掌公司大權的千禧一代,都曾登上過這個榜單。

話說新的一年剛剛開始,各類榜單已經紛紛放出了,比如唐詠詩也可成為視后,馬化騰,根據昨天福布斯即時富豪榜顯示,以422億美元身家,排在全球14位,超越馬雲重回亞洲首富。

當然,馬雲397億美元身價,排在全球第20位。不過,身為90後廢青,富豪榜想也不用想了,但是,這個30 Under 30榜單還是可以想一想的。

2018榜單裡面,有不少中國面孔上榜了,但我唔覺有Hong Kong Chinese,點解?到底哪些是新青年代表?想把你的車頭照貼到Forbes榜單上又分幾步呢?


第一步,揀好你的職業
 30 under 30 這個榜單上,一共分為20個項目組,每組有30人作為代表。這些領域包括:醫療健康,藝術與流行文化,消費者科技,零售與商務,公司科技,好萊塢與娛樂業,教育,遊戲業,法律與政策,金融,風險投資,體育,社會企業家,科技,能源,生產與工業,品牌創新,知名人物,媒體,以及Big money

其實每個從事正常職業,年紀小於30歲的人都有可能上榜。科學技術領域分欄裡中國人絕對佔據半壁江山。

第二步,在你的領域中做到獨具一格
什麼叫做獨具一格?舉例來說,打網球,就要有舒拉保娃的水準;唱Hip Hop,就要有MC Jin, 陳冠希的水準;創業,就要有大投資人;建NGO,就要像馬拉拉一樣得過諾貝爾獎;做軟件,就絕對不把公司賣給FacebookBAT(Boutir Eric Ng聽住)

或者,你可以用某種方式證明你所做的正在改變這個世界,例如Crowdfunding起樓,又像2016年榜單上巴基斯坦女孩馬拉拉,用一己之力去爭取女童的教育,影響範圍波及全世界。

第三步,Mentor
在今年和以往的榜單中,每個獲獎人基本上都是由自己的導師,投資人,或者同事所提名。所以跟你的老闆搞好關係,在U的小學雞,快些找到投資人。

2018年美國《福布斯》榜單上,中國面孔在多個領域都有出現,現年29歲的Hao Sun,美國匹茨堡大學副教授,一直專注於Machine Learning機器學習領域。他和他的科研團隊建立了一個原型系統,讓人們能夠觀察影響建築物的環境震動並通過建模判斷其結構是否受損。他們的研究對於針對地震、災害的建築防禦工作具有重大意義。


除了科學領域之外,其他領域也出現了中國面孔。Weihua LiJin Han因為各自所創的科技公司ThunkableLucid 而上榜。Thunkable是希望任何會使用電腦的人都能用Thunkable來創建應用,而Lucid則誕生了世界上第一款全景VR相機。

到底榜單是怎麼申請的?你能不能也申請呢?《Forbes》不是你想申就能申,只能由該領域的知名人士提名。

你還得像申請美國大學一樣提交一份個人陳述,所創立的公司簡介,以及一堆涉及公司經營、產品市場前景問題的申請材料,還有一輪作文等你寫。直到11月底,真正榜單才出爐。雜誌社連獲獎者都不通知一聲,你的車頭照就會被貼到雜誌上去了。

30歲的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好廢?


即使過了30歲,也不要氣餒。創始人Forbes也是在37歲才創立了《福布斯》雜誌。當不上30 under 30,還可以做40 under 4050 under 5060 under 60 ……以此類推啊。



2018年1月21日

最賢的妻,最才的女,好女人,都很貴。

好女人,都很貴。

好女人有幾個不貴的?不願意在自己身上花錢,只會讓自己越來越蒼老、越來越Cheap

一個肯於投資自己的女人,生活肯定也很精緻,過日子不會求其,那麼她對待工作、對待伴侶肯定不會求其應付了事,一定更追求品質。

楊絳是錢鍾書最賢的妻,近代中國最才的女,她擁有多數人不擁有的堅韌和信念。她懂得照顧每個人的感受,在錢鍾書父母前,她放下身段,扮演一個下的了廚房、幹得了家務的好媳婦。在被迫擔任校長的期間,任勞任怨,可見她有著用心做好每一件事件的好品質。文革期間,她備受質疑,卻做到了「懂我的人自然懂,不懂我的人何須辯解」的淡定和從容。

楊絳一世芳華,錢楊夫婦天作之合、人生如夢、神仙眷侶的同時,每經生死別離,更看重的是他們人性的光點,以及他們能夠在動盪年代中保持這份純粹的原因何在?為何他們能成為靈魂伴侶?

女人,就要最賢的妻,最才的女,好女人,都很貴,貴在不Cheap不求其。

好女人有精緻的生活態度,她們注重自己的氣質和形象,不願意穿廉價的衣服,買劣質的化妝品,對生活不湊合,所以她們成本高。她們貴,但確實把日子過得更有滋味。

好女人更看重愛情,不理睬那些抱著玩一玩的態度的人,她們不想隨隨便便把自己嫁了,不接受湊合的婚姻,所以她們很難追。好女人雖然貴,但是貴有貴的道理。

楊絳先生是名人,出版過家庭生活回憶錄《我們仨》,《最賢的妻,最才的女》這句話出自錢老對楊絳先生的讚賞,楊絳先生無愧於此稱。為了錢老的夢想,放棄了自己的事業,安心在背後當一名賢妻,照顧家中的一切事物,事無大小一一打點妥當。然而她也沒有放棄自己的事業,不外出工作,但扔孜孜不倦的學習,陪著錢老出國念書,照顧他的生活,充實著自己的人生。

楊絳先生和錢老的伉儷情深,同時也很同情楊絳先生的喪夫喪女之痛,更心疼只剩她一人留在這世上,為丈夫和女子的人生畫一個句號。

楊絳先生和錢老的愛情觀,還是跟主流的愛情觀很相似的,兩個人攜手共進,一起面對人世間的所有暴風雨,看遍世間的一切風景。

一人管外,一人管內,夫妻同心,一致對外。然而現實生活中這樣的人越來越少了。隨著時代的變化,女強人,男主婦的出現,總會發現很多在愛情道路上的人們跑偏了。

楊絳先生和錢老的思想,永遠都在一個高度,永遠對對方都保持著新鮮感,如此的愛情,才能稱得上伉儷情深。

她樂善好施,喜歡幫助身邊需要幫助的人,女性的內在美在楊絳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另一方面,她又是一位飽讀詩書的大才女,自小酷愛讀書,在惡劣的環境下珍惜時間飽讀詩書,為我們留下了不少的篇章和劇作。

這一切都源於她的成長和教育。

有人說,婚姻差不多就行了,再轟轟烈烈的愛情婚後還不是要落到平平淡淡的柴米油鹽?再說現在這個社會太浮躁了,哪有那麼多時間和精力,求其過吧。求其湊合出來的婚姻日子得有多難過?

楊絳本名季康,出生在無錫,是母親的溫雅影響著楊絳最終成為了一名溫婉而敦厚的女子。是家長的言傳身教,讓楊絳自小愛閱讀,像父親一樣三日無書則不好過,一周無書則白過。

在人生的重要選擇中,楊父並沒有像大多數父母那樣進行包辦選擇,而是引導女兒選擇自己真正喜歡的。正是這樣的家庭氛圍和教育,楊絳也就順理成章的成為了最賢的妻,最才的女。事實證明楊家的教育是成功的,除楊絳外,楊家其他幾個孩子也無一不例外的出類拔萃。


關於婚姻,楊絳有自己的見解,她認為婚姻中最重要的是感情,要相互理解、相互欣賞、相互支持和鼓勵,只有真正的相互理解才能讓雙方不僅僅是夫妻關係,更是朋友關係。而所謂的門當戶對和其他,並不是最重要的。

楊絳能夠和錢鍾書成為羨煞旁人的神仙眷侶,定是有其中緣由的。他們彼此之間能夠做到真正坦誠自己內心,有著共同的讀書愛好,是夫妻關係、更是興趣中的知己關係、還是學習中的師生關係。

關於教育,錢老和楊絳更多的是言傳身教,而不是責駡和強制。錢主張培養女兒學習的能力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兒時的錢媛在閱讀時遇到不懂的難題來詢問時,他沒有直接告訴答案,而是教他如何查字典,如何自己解決問題。這樣的教育,讓錢媛也順理成章地好學,喜歡讀書,成為一位有利於社會的人才,同樣的對待工作認真負責。這些都不是偶然的,也並不是錢媛天生的,而是父母的良性影響。

好的人格品性,甚至人才的形成,絕大部分來源於好的原生家庭,只有父母對自己進行好的言傳身教,子女才能有和父母一樣良性的品質,試問在這樣一個物欲橫流的時代,有多少人父母能在人格和品性上對子女有好的影響,在這個人人低頭玩手機的年代,又有多少孩子是因為父母的言傳身教愛上閱讀,愛上學習。

這個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要以更高的代價來獲取。很多人習慣Cheap。但是日子久了你會發現:貴的東西,除了貴,什麼都好;而便宜的東西,除了Cheap,什麼都不好。



Disruptive Series 4 ---- 全球第一支AI股票Nvidia


最近幾年,科技股的新聞都聚焦在幾家公司,股價升幅相當驚人、例如TeslaFAANG,另一家不可不提的是Nvidia,這幾家公司代表著未來的趨勢,分別是電動車和人工智慧。其中,Nvidia2016年頭開車,至今竟升了640%;即使自2017年初至今,亦已上升了兩倍左右,非常驚人。

他憑什麼兩年升六倍?

全球第一支AI股票,就是Nvidia,全球投資機構都在昅實這家公司。地球剛剛進入AI時代,晶片,半導體是第一波受惠AI的,如台積電製造AI晶片。另外,AI晶片公司也會受惠,目前Nvidia正正統治這領域。

以應用行業來說,AI應用在汽車,金融,半導體,晶片,手機,機器人,智慧製造,智能家居。AI功能未來應該會和網路一樣,變成一個標準品,目前各行各業已經都是網路公司,未來AI會無孔不入,軟件智能化也將無所不在。


Nvidia在中國的前景亦非常樂觀,阿里巴巴找他合作、阿里的死對頭京東、騰訊也找他合作。目前,Nvidia在華眾多合作企業涵盖了全國最頂尖的公司,包括阿里巴巴、百度、騰訊、華為、浪潮、聯想等。同時,Nvidia的創始計畫覆蓋1900家深度學習初創企業,其中300家在中國,覆蓋的領域從交通、健康醫療到金融服務、消費者服務、無人機、製造、機器人等。

因此,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之內,Nvidia將變成全球AI產業的風向球,全球屏息以待。去年九月北京在舉行的GPU科技大會2017Nvidia展示一段無人車影片,說明汽車將具有眼睛,可以識別周圍人車標誌、懂得和其他車保持距離、可以用高畫質的地圖作出導航、感知環境、規劃路線,作出最安全的駕駛車影片,在實際應用中,甚至可配合「天眼」的視頻監控,令警察的工作實現了精確的人臉識別、使行人、車輛結構化以及反向圖像檢索提供了智慧演算法。

阿里巴巴就是看中這套技術,成為Nvidia AI智慧城市合作夥伴,採用Nvidia旗下的A.I.影像分析平臺Metropolis來建立如人臉辨識、車輛、交通管理等智慧城市的應用。

從歷史來看,軟件每20年都有一個創業大潮。第一次是大約從1975年開始,平台主要聚焦在PCNB。知名代表公司有Microsoft,主要是作業系統,創立於1975 年,Adobe,主要是多媒體軟件,創立於1982 年,Oracle,資料庫軟件,創立於1977 年,SAP,企業資源軟件,創立於1972 年。


可以發現軟件第一次統治世界是在PC時代,龍頭大佬是MicrosoftMicrosoft曾在1999年市值創下空前新高,締造6163億美元,當然這次被Apple打破了。

20
年後,軟件又再度統治世界,這次主要是網路股時間大約在1995年開始目前全球市值前十名,分別是AppleGoogleMicrosoftFacebookAmazon。其中,只有Apple是硬件公司,其它4家都是軟件公司,這是第二次軟件又統治世界。

又過了20年,Nvidia股價狂飆,又開啟軟件發財的機會,不同於第一二次,這次人工智慧商機主要是軟體的自動化與智能化。從Nvidia的應用來看,目前AI初期應用有如自動車,智慧城市,智慧製造,醫療照護,雲端運算。這也導致了投行給予英偉達的市盈率大大提高,從之前的20倍左右,提高到了今年驚人的80倍。根據現在的股價,市場對英偉達未來2年的利潤增速的預期大概是40% - 50% 

提到Nvidia,不可不提創辦人黃仁勳 (Jensen Huang),他在香港知名度雖不高。但在2017年出爐的Glassdoor全美企業CEO年度排行榜中,出身台南的黃仁勳高踞第6名,超越Tesla CEO Elon MuskFacebook小馬哥的排名,蘋果公司CEO添曲從第8名狂跌到第53名。

首先,我們瞭解一下黃老闆的主業務,有傳媒及分析員籠統地稱他是一間A.I.公司,由公司創辦之初就看准做GPU,走到今天,公司業務可分為五類。 

1.      遊戲(Gaming
2.      數據視覺(Visualization
3.      智慧城市及汽車(Smart City and Auto
4.      數據中心(Data Centre
5.      OEMIP 

從長期來看,Nvidia的營收新支點已經從OEMIP、遊戲轉移向數據中心、人工智慧、自動駕駛領域。這三個業務都在今年有顯著增長。尤其是上季度,數據中心爆發式增長了192%,這為NvidiaAI領域打造了紮實的基礎。 

Nvidia起家是靠GPU(圖形處理器),是世界上最大的廠商。相信每個打機宅男對NvidiaGeForce都不陌生。當年還在打遊戲升級顯示卡的年代,就肯定打過。GPU還廣泛部署在個人電腦上,遊戲公司、影視特效製作公司、打機玩家都離不開它,以支援運行遊戲、視頻等。

GPU市場裡有兩家公司獨大,AMDNvidiaAMD是鴨寮街黃金版,專注於中低端市場;Nvidia專注高端市場,是矽谷版本。兩間公司長期按四六分比例瓜分全球GPU市場,Nvidia6成,AMD份額只佔4成。

從長期來看,Nvidia的營收新支點已經從GPUOEMIP、遊戲轉移向數據中心、人工智慧、自動駕駛領域。這三個業務都在今年有顯著增長。尤其是上季度,數據中心爆發式增長了192%,這為NvidiaAI領域打造了紮實的基礎。 

每一代的教主,都有一個Dress CodeSteve Jobs是黑圓領Tee加牛仔衭灰波鞋;Mark Zuckerberg是灰TeeAI教主Nvidia的黃仁勲是黑皮褸,阿諾舒華辛力加的Terminator Look。黃老板大部分時候Road Show都會穿上那件黑皮褸,這股升幅,主要是因為市場認為Nvidia可能是智慧時代「未來戰士」Terminator,如果是,那麼股價上升還遠遠沒有看見盡頭。


第一套Terminator拍攝於1984年,第二套T2: Judgment Day 拍攝於1991年、到了T3己經是2003年。阿諾舒華辛力加當年已經是個56歲的大叔。由第一套37歲拍到56歲,頭尾剛到20年。


從軟件周期來看,大約每20年都有一次發財機會,投資一定要把握,錯過了1975電腦軟件,也錯過1995網路創業,如果再錯過AI,就要再等20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