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5月27日

縱橫30年,沒有一個張Maggie(二)


有人說,有了張曼玉才有王家衛。

1988年,張曼玉和劉德華主演了王家衛的《旺角卡門》,從這部片開始,她開竅了,接下來的十年,好戲不絕,《阮玲玉》《東邪西毒》《甜蜜蜜》《花樣年華》,每一部都是叫好又叫做,完全從一位花瓶成為一個實力派演員,拿獎拿到手軟。



《花樣年華》中,她是最能演繹旗袍和情慾的女人。《東邪西毒》中,她演出了女人內心最隱秘的情感失落和糾結。風情萬種,銘心刻骨。在此之前,她和很多明星一樣,不被看好。四次金馬影后,五次金像獎影后,一次柏林影后,一次康城影后,是第一位獲得此榮耀的華人女演員,這樣的記錄迄今無人打破。

如果沒有當年那個星探,她的理想是去髮廊當個髮型師。

扮演過這麼多角色,塑造了許多的經典電影形象,問Maggie哪一個和本人個性最像,她說是《甜蜜蜜》裡的李翹。



這部電影裡,年青的張曼玉美極了,年青的明福俠仲索過金秀賢。Maggie扮演的從廣州去香港謀生的大陸妹,從20歲的青春活潑,一直演到30多歲的成熟滄桑,當年的陳可辛,每個鏡頭都是經典。

《甜蜜蜜》結尾的一幕是,10年後,經過浮浮沉沉,李翹在紐約街頭被櫥窗裡的鄧麗君海報吸引,駐足觀看良久,回過頭來,眼前站著的居然是失散了十年的初戀情人,黎明扮演的黎小軍。

Maggie足足有30秒她的臉上沒有表情,只看得到微微的顫動,良久,她終於笑了出來。這一笑包含的內容太豐富,有人世歷練、辛苦沉浮後的一點滄桑,還有一絲少年人終見心上人,說一句,Hey,怎麼你也在這裡,劫後餘生,美麗動人。

倒敍:黎小軍在香港迎娶大陸女友小婷(楊恭如),他的夢想落地了。她身邊站在曾志偉飾演的豹哥。當眼下的生計不再是問題,壓抑的情絲重新翻滾。汽車電臺放出《再見我的愛人》,黎小軍又為李翹拿到鄧麗君的簽名,舊日繾綣又上心頭。這是兩人最接近愛情的時刻。

黎小軍說了句:「我等你,打了一夜傘,下了一夜雨,什麼也沒等到。」當曾志偉不忍心帶她和自己一起出逃受苦時,李翹選擇了陪她逃亡。情愛動人,亦傷人。是牽掛,亦是負累。

在演員這條路上,張曼玉算是做到了頂峰。

張曼玉宣佈息影前的最後一部電影是《清潔》,一部悶片,以英語為主,但這部電影對張曼玉本人的意義巨大。這部電影的導演,曾是她的前夫,才華橫溢的阿薩亞斯。在二人分開之後,她並無忌諱地接拍了《清潔》,這部電影裡,她飾演一位有吸毒史的搖滾女歌手,顛覆了她以往電影裡的女神形象。這部電影是張曼玉電影生涯的高峰,憑藉該片,2004年她獲得康城影后,是唯一一位摘得Cannes影后桂冠的華人女星。

在康城發表獲獎感言時,Maggie說:「他是我的前夫,是他拯救了我迷失的靈魂。他的成熟讓我著迷,他的一言一行對我有很大影響。我和他在一起後才知道,原來愛一個人是這麼的開心和舒服,沒有激情和佔有,生活一樣充滿驚喜。」只有經歷過驚天動地的女人,說出這樣的話,一點也不覺得是虛偽。在金馬獎50週年大師講壇時Maggie打了個比喻說:「我覺得人的一生可以有三條命。如果我演戲演到70歲,那隻是一世人。如果還做剪輯呢?又做音樂呢?」

很多人不解,梁朝偉為何不要張曼玉,而選擇了劉嘉玲。

之前,她同樣沒有對深愛過的梁朝偉糾纏到底。假戲真做,戲外一起牽手過馬路,聊人生。梁朝偉說,彼此很傾得來,互相很懂。的確,情深意重,他們是同類。文青和女文青,一對文藝中年。


情深意重,用生命在演戲,為何他們沒有在一起?

Maggie愛的是愛情,而非某一個人。除了愛情,還有榮譽和成功。愛情童話裡總是告訴你,會有一個人,翻山野嶺,跋山涉水,穿越人山人海來愛你,得到這個人,對於女人而言,就是終點,是一生。可是又要翻越多少重山,跨過多少個深坑,愛過多少個人,才能學會愛自己?海闊天空,卻抱著飯碗不敢放鬆,幻想著一天會成功。天亮了,頭頂多了幾根白髮,算了吧,今生也就這樣了。

在愛情裡,Maggie從不把自己貶低到塵埃裡,在愛人的同時,更愛自己。愛情,得之,你幸,失之,也不是妳命,只是緣分未到。Maggie把日子過成詩,對生活永遠熱忱,為自己而活,而不是活在別人的標準裡。

人生難有圓滿,但是卻可以過得美滿。

張曼玉從來就不想要做一個花瓶,她有生命力的女人,《清潔》裡的Emily,根本不是一個美女人,甚至也不是一個好女人,但她身上那種頑強的生命力讓人著迷。

很久冇見,妳好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