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6月4日

出走前半生,歸去已成人


天下間最愚蠢的事,就是對年輕人腰心腰肺講道理。

沒有一個人會覺得自己蠢、自己廢,個個都覺得自己是人生的腦細,能吃苦,能成功,次次能買中「天下為攻」,至少當你第一次踩屎時,你仍然不會改變這種樂觀的假設。

相同的人,在不同的時間點相遇,結局完全不同。沒有人天生懂事,懂事都是社會教出來的。然而,經過職場3-5年的消磨,你會發現,困難比你想的要大,社會比你想的要殘酷,生活比你想得更難,但同時,只要你堅持下去,你仍然會發現,其實自己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變得更強。

「成人」是一個很重的話題。

人生最大的悲痛,莫過於辜負青春。如果自己的青春放不出什麼光彩,其他東西都會失去魅力。趁還年輕,在沒有束縛的情況下,應該勇於挑戰自己,嘗試各種的可能性。等到中年,拖家帶口小一派位就不便放開手腳行動了。

很多人也許會說年輕的時候,沒有錢,去哪都寸步難行。年輕時,有錢才不正常,畢竟官二代富二代還是少數,沒錢才正常。你可以有各種方法去賺錢,去實現一個小小的願望,比如去日本見一個心儀的偶像,去緬甸上注香,這樣的經歷才值得令人稱讚,不論結果如何,也會令自己難忘終生。人最怕的不是死,而是後悔。年輕時,就要有該擁有的生活,譬如交友、戀愛、旅行等等。現實束縛,思前顧後,錯失良機。外面的年輕人,有想法膽又大,不受限的去追夢。有一種大不了一切從頭開始的領悟。





26歲的小鮮肉Jack  Morris來自英國,24歲的小仙女 Lauren  Bullen來自澳洲,20163月份Lauren  Jack 在斐濟旅行時候相識,兩人都熱愛旅遊,有共同的興趣及愛好,迅速墜入愛河,就相約一同環遊世界。

 Jack 卻沒上過大學,只是個曼徹斯特的地氈清潔工人,除咗睇波,唯一讓他跟其他廢青不一樣的就是經常拿一台小破傻瓜機拍照,除了業餘時間刻苦學習影相,剩下的時間,幾乎都日日洗地氈,清潔工作雖然看起來很簡單,但是不斷重複動作直至老去,的確十分恐怖,正如你日日坐寫字樓坐到生痔瘡腰椎移位水腫腳腫。

風平浪靜無趣的生活狀態無法平靜 Jack 心中的波瀾,他當了5年清潔工,蓄了3000英鎊後,21歲時果斷辭職,買了一張去曼谷的單程機票,從此再沒回頭,由於沒有收入,經費越來越少,他一邊自學攝影,一邊打零工賺錢,到處窮遊,並分享給網友。

Jack 邊玩邊分享著他任性的旅行,完成了許多人想做不敢做的事,很快他的IG一下火了從幾千漲到100多萬粉絲,越來越多人關注這個不太廢的廢青,也正因為這種傻勁的堅持,不僅引來了路人圍觀、各地旅遊局和廣告商紛紛拋出合作橄欖枝、越來越多人找上門,Jack 終於再也不用窮遊了。

英國青年的成人禮,會被安排面朝祖輩的墓碑聆聽他的家族史;而愛斯基摩族的少女,要以馴一頭鹿獨自跨越冰原來向族人宣告成人。可這些成人禮其實成不了人,它需要你與世界發生一點更深刻的接觸,和一連串的瓜葛。

每個年輕人第一次走進職場的時候,幾乎都是意氣風發,覺得自己無所不能。古代君王對王子們的成人禮,往往是一場狩獵,或一場戰爭;像砌牆的過程,每一次人生的起承轉合都是磚塊,不斷加固它直到頂天立地。我給我助手的成人禮,是去殺一隻雞。

足跡踏遍了二十幾個國家,你以為Jack的人生已經夠完美了吧?而這一切才剛剛開始。他在旅行中不僅邂逅了美景良辰,還遇到了一見鍾情的女人,於是一個人變成了兩個人,旅行的美好也變成雙倍。





邂逅Jack之前,Lauren只是個擁有6萬粉絲的小網紅,倆人在一起後,Lauren暴漲了170萬粉絲而 Jack 也多了50萬,現在有250萬粉絲,粉絲多了以後,兩人賺的美金也越來越多,一張照片的最高收入竟達到9000美元。

他們在夏威夷一起潛水、在Santorini 等日落、斯里蘭卡看大象、在巴厘島的瀑布下擁吻、一起在浪漫的法國享受美景、在長城漫步,在天壇祈福、在土耳其看熱氣球、在沙漠奔跑,他們把兩人的照片放上了IG,張張都有10Likes

他們也曾被各大媒體報導,但每一張照片都不是隨便拍,每張的構圖和創意,都花盡心思。他們95%的時間用來拍攝,很少有時間停下來玩。有時5天時間才拍出一兩張滿意的照片。

一個清潔工人,因為愛好攝影和旅遊辭職去窮遊,又因為旅行中的堅持才遇到心愛的女人,後來兩人還在巴厘島買了房子定居下來。如果 Jack 因為清潔工人的身份而自怨自艾,若放下了攝影,就不會有現在,如果因為經費問題,就停滯不前,回去做清潔工,也許這輩子孤獨終老,更不會遇到現在的女友。

這些普通人,他們不一定拿到人生的好牌,但也必須經歷「成人」的破繭成蝶,一再破,一再成。它不是靠某一個特定年齡的特定儀式就能一蹴而就,閱歷和時間都是斷箭,總有一半留在體內長成骨血,去應對平凡的生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